孩子,媽媽在開心的公佈你加入我們這個家的第四天

你又回到菩薩旁邊了
事情好突然,我依然沒辦法接受我肚子裡那個活蹦亂跳的你
在十月十二號(周六)下午四點半又離開了我

十月七號(周一)下午我們終於通過了十二周的產檢跟超音波檢查
Yann正開始要填寫CAF的表格
十月八號(周二)我們開始陸陸續續跟朋友分享我們的喜訊
每一天晚上睡覺前,我都跟Yann說:你看我的肚子變大了,可愛的你在長大中

十月十一號(周五)媽媽懶惰賴床到下午一點
依然很懶惰的慢郎中吃的早午餐
上廁所時正納悶,今天分泌物好多,好奇怪
吃著鮪魚吐司的時候還邊跟你說著:寶寶對不起,媽媽應該要正常作息,我趕快吃飽飽,你要乖乖待在媽媽肚子裡喔

下午五點,開始發現分泌物多且有血絲
趕緊打電話給Yann,Yann打去醫院,醫院依然是說:只要不是像月經一樣的出血都不會有問題的
就這樣我邊看著電視,等的Yann回家,我內心已經打定主意,就算沒事我也要去醫院一趟的心態
但是從七點開始我的腰與肚子開始陣痛

終於到晚上八點,Yann回家了
我們趕緊去了廁所一趟看狀況,看到血量的時候我同時也哭了
Yann趕緊把所有的產檢資料都準備好
要我快點把衣服穿好一起去醫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好天氣好冷,在家裡我卻瘋狂的發抖

在計程車上,我的震痛持續
我們一直手握著,心理一直想一定沒事的,去給醫生檢查一下就好
就這樣我們還慢慢的走到醫院的婦產科大樓急診室
護士看我們走路來,慢郎中的要我們在旁邊等
輸入資料也依然很緩慢
但是我的陣痛依然持續

五分鐘後,實習醫生來了
我們進了看診室,還跟她有說有笑,還在看著預產期
之後內診,這是我遇過最痛的內診,實習醫生一直道歉,但是還是她嗎的很痛
但是她只說了:這是一般出血,沒事
可是她手上的手套確沾滿了血

同時間,住院醫師來了
她決定再內診一次,她看完之後,馬上用超音波確認寶寶
我再開心的看著螢幕,正要跟你說聲:Hi寶寶,媽媽在這裡,我們又見面了
結果醫生只看了兩秒鐘就停止,轉身跟Yann說了一些話
我開始覺得不對勁
同時我看到Yann的臉色大變,聽到醫生說要我們夫妻倆好好討論一下,她們先出去

Yann馬上哭了跟我說:孩子保不住了,因為子宮頸已經開了
我當場還是覺得這是不是做夢,這不是真的阿,怎麼會
我們離開看診室,站在門外等待醫生
醫生馬上連絡主治大夫看看可以做些什麼

我開始說:如果子宮閉鎖不全不是可以做環扎手術嗎?
她們到底有沒有認真看診阿
十分鐘後醫生回來說:十三周做環扎手術會傷害到媽媽
其他的藥物也不能現在供應,因為孩子還太小
而且子宮頸已經開了

就這樣我們兩個無助的被請入生產室
護士已經把一個保潔墊墊在產台上,要我換上衣服
躺在產台上,說寶寶數小時之後就會流出來

我們當時什麼都無法思考
就這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沒多久護士又回來幫我注射點滴,同時我依然不確定是因為天氣還是因為情緒,我身體不自覺的發抖著
我一直問她:這裡面是什麼??有沒有催生的藥物??搞不好我的孩子還有一線希望,我不要催生
她說:沒有,只有水,補充你的水分而已

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過這種點滴針
為什麼她嗎的真的好痛好痛,痛到我直接叫出來
護士說:我左手的血管很細不好找,要重來
Yann看到我已經痛成這樣,直接請護士把針扎在最容易找到血管但是會讓我活動不方便的地方,不要再繼續試了

這時候是晚上九點四十(周五)
Yann只能坐在那張本來是給準爸爸做著迎接新生兒的椅子上握著我的手
我開始看著這個生產室,開始想這些設備本來是來迎接我的孩子用的
為什麼現在我被宣判要在這樣的環境下失去我的孩子

我的震痛繼續持續,醫生十一點的時候來,在確認一次我的子宮頸是否有更開
她說:看起來似乎會比預期的晚,原本應該半夜寶寶就會流出來,我待到隔天下午就可以出院
我說我好痛,脊椎開始有緊縮放鬆的感覺出現
醫生說本來十二點可以移到一般病房等待,但是今晚沒有病床
我們只能在產房待整晚

就這樣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一面又雙手摸著肚子跟寶寶說:媽媽知道你還想要在肚子裡,你要乖乖的喔
媽媽會願意一直躺著讓你健健康康的在媽媽肚子裡長大
同時我一直很憤怒的認為這個醫院的醫生到底有沒有用
為什麼只會說:我們無能為力
不能安胎嗎??你們到底是不是醫生阿
我們四天前才做過產撿,一切都沒問題的

只要一陣痛我就開始數震痛的頻率
終於在半夜四點,我受不了這樣的痛,請醫生在過來看
醫生看了之後發現依然發現子宮頸並沒有預期的進度

我轉身看看那個已精疲累不堪卻還硬撐著坐在上的Yann
對不起,我也好心疼你
已經十二小時沒有吃東西了還得做在不舒服的椅子上看著我

早在晚上十點,被醫生告知孩子保不住的那一刻
我請Yann先打電話給公婆還有大伯
因為我知道這次對Yann衝擊太大了,果然在電話通的那一刻,他馬上就哭了的對公婆說:孩子保不住了
而我也在同時間,打電話給在台灣的媽媽,跟她說我在醫院,等著孩子的死去.....
會不會轉院,不同醫生就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
是不是因為我都不認真念普門品,所以菩薩生氣了??

就這樣到了十月十二日(周六)上午十點
終於有新的住院醫生來,第一句話就是:你們住的遠嗎?看起來孩子不會這麼快出來
你們要不要回家等,等到羊水破了在過來??
我們聽完,我真的很憤怒的說:我不要
Yann也跟她說:你的同事晚間班的醫生跟我們說這樣回家會有危險

十分鐘後,主治醫生推著超音波儀器來了
他發現我已經有十二小時沒有排尿,要求我先去排尿之後再來做檢查
我狼狽的起身,看著保潔墊上面的血絲
慢慢的走去廁所,沿路上看到同情眼神的準媽媽在著我

醫生開始做了內診,以及陰道超音波,最後腹部超音波
我好想看我的孩子
但是Yann用雙手遮住了我的視線
醫生後來說著:情況比昨晚好一些,子宮頸沒有開的這麼大,子宮壁也沒有繼續惡化的薄,孩子也還在動
所以我們還有一絲絲的機會
我聽到這裡,完全崩潰了
孩子,既然還有一絲機會,你要加油,媽媽願意做所有的治療來保護你
你要加油,求求你

最後我們又繼續在產台等待可以轉到病房的時間
新的護士看著我的點滴已經完全血液倒流之後
問我要不要吃點東西,吃完她在幫我重新扎針換管
我跟Yann從周五午餐之後兩人都沒有在進食
因此我請Yann去買點東西吃,我則是由護士推了一個法國麵包加果醬

第二次扎針,依然好痛好痛,但是這個護士試圖轉移我的注意力
不讓我一直專注在自己手臂上
同時她也帶來好消息,我們有單人房可以使用
而且Yann有請她們不要把我們安排在有新生兒媽媽的病房裡

十月十二日下午一點半
終於看到了推車來接我去一班病房
沿路上,看到了剛剛幫我換點滴的護士跟她說了聲謝謝
也聽到其他新生兒的哭聲
我閉著眼睛不敢看,但是眼淚卻一直流
我的孩子,這應該是我本來要跟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轉到一般病房的路好遙遠
像是穿越了好多好多的大樓
也看到其他媽媽看到我慘白的臉的同情表情

終於在轉到一般病房之後
可以躺在柔軟有溫度的床上真好
Yann最後請他哥哥下午三點過來交接,好讓他回去洗個澡順便拿點乾淨的衣服過來
下午三點,Yann跟他哥哥短暫的交談之後就先回家了
我躺在床上,什麼都不想說,只是閉著眼睛
開始感覺有東西流出來,我一直心想應該是血
等到第四次,我心理開始想,如果再一次,我就要去請醫生過來了

下午三點四十分,主任醫生過來
翻開床單一看,我們彼此都嚇了一跳
他說:你的羊水全破了
所有個床單全都溼了
當他跟我說這句話的同時,我就已經知道希望沒了
他開始很冷靜的說著:很抱歉,雖然很難過,但是你的孩子確定保不住了
同時他開始記錄時間,而我依然像是傻住了的任憑他的問話

Yann的哥哥在門口打電話給Yann,最後Yann是在電話中聽到醫生宣布
你們的孩子確定沒有救的消息
孩子,你在生氣爸爸回家拿東西嗎?不然怎麼才四十分鐘,你就決定離開了??

護士拿了兩顆藥丸要我吞下
不久之後,我的陣痛越來越激烈
剛剛推我上來的先生一進房間就說:我不是才剛剛推你來嗎??
Yann的哥哥問:可以等她先生來再推她下去產房嗎?
答案當然是不行

我閉著眼睛的任由他們繼續把我推到一樓的產房,昨晚的寒冷發抖情況又回來了
沿路上聽到其他護士在問:不是才推上去
然後用著同情的眼神看著我

到了產房之後
我看到Yann已經抵達門口,我心理也鬆了一口氣
但是因為震痛差點讓我實在無法從病床移到產台
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把自己的身體移到產台上
也看到兩張床上的巨大血攤

不久之後醫生們都來了,開始準備器具
而我的陣痛已經到極點,我從沒想過會這麼痛
我用力的握著Yann的手臂,一直喊我真的好痛好痛
沒有多長的時間,我有感覺到醫生把孩子給拿出來了
但是很遺憾的我的胎盤全都沒有順利流出來
五分鐘之後,醫生們決定使用人工方式

但這次我已經痛到無法讓自己移動到另外一張病床上再轉到手術室
該死的護士還用英文跟我說一次:我們必須移動你到手術室,所以你要移動
我回答:我知道,但是I am fucking painful. 心理還狂罵你是白癡嗎?如果我可以動我還需要你們幫忙嗎?還有你show off什麼你的爛英文
最後我忘記多少人幫我移到手術室
到了手術室,他們開始又花了一番力氣幫我移到手術台
麻醉師來了
問我今天吃了什麼之後,跟我說帶上氧氣罩之後你只要呼吸就可以
我吸了四口空氣之後直接進入昏迷
這也是我這兩天以來,身體感覺沒有任何疼痛的時刻

"Madame,Madame我們要把你移到病床囉"聽到有人在呼喚我後醒來
他們把我移到恢復室等待我清醒
Yann來了,問我好嗎?我只記得我很虛弱的問:現在幾點??
我甚至有點生氣的覺得,為什麼這麼快就叫醒我?我好想再回去那短短的無痛無知覺的時刻

全站熱搜

nini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