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
上週四一早爸爸跟媽媽一起去看了婦產科醫生
媽媽其實很緊張,因為會知道你離開的原因
以及很怕醫生說媽媽沒辦法再一次擁有你
很怕會承受不住這種消息

但是婦產科醫生說尚未拿到報告
只是做例行性的複診檢查
醫生說我恢復得不錯,也不用擔心下次把你生回來的問題

但是為了下次
媽媽現在必須做更多的檢查
確保你回來時媽媽的肚子更強壯
還有繼續補充維他命

媽媽也在這天拿到了第二年的家庭居留證

不到中午十二點
回到家洗完澡,媽媽覺得好累
像是虛脫一樣的好累

我把我心裡的疑問再次問了醫生
"為什麼不安胎"
她說:當時醫院裡的醫生第二天說也許我們還有點希望的時候
其實是等子宮頸也許有機會閉起來
這樣才有辦法安胎
但是最後羊水還是破了
所以當然就沒有接下來可以安胎的動作了

對我來說,突然把對於當晚醫生的被動態度有了某些程度的誤解給釋放了

媽媽每次看到十二周的你
看到你的小腳趾頭還有像爸爸一樣高挺的鼻子
眼淚都會止不住

上周五媽媽突然抱著爸爸問:什麼是十六周的你?
你在媽媽肚子裡已經有多大了?
為什麼我們無法看到十六周,二十六周,三十六周的你
就這樣失去了

媽媽在懷孕時做了萬全準備
擔心害怕犯錯傷害到肚子裡的你
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失去"

昨晚媽媽問爸爸:在想什麼?還傷心嗎?
爸爸說:我當然還傷心,但我什麼都不想,我只希望你可以好起來

這兩周媽媽不在天天流淚
因為媽媽開始有了一些正面的想法
要把你生回來....

全站熱搜

nini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