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症,標題我只想切入重點
以前大家開玩笑都會說,你是有強迫症喔
原來,這不是開玩笑的
我竟然就得了中度強迫症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
我天天在跟強迫症對抗
這幾個月裡我用了很多種方式

有人問我會不會介意把事情說出來
其實我完全不介意
就像是每本書籍裡提到的
"強迫症是精神疾病中痛苦指數很高的一種,
害怕把事實告訴親友,怕被誤認為精神異常
很多病患最後會連帶引發憂鬱症"
我就是這樣的例子

去年十一月份回台灣的第一天開始
我的眼睛就像是裝了放大鏡一樣的
看到了別人眼裡注意不到的小細節
開始懼怕四周所有的東西
就算是在家裡,我都無法正眼直視放在桌上的清潔劑
或是藥物或是電池或是釘書針etc etc

強迫症不是只有大家想像中的不停的洗手
它會轉換成各種不同的形式
我的是害怕汙染,而且會強迫自己思考
擔心所有有害的東西會因為我太緊張而失控把我擔心的東西吃進去
還有懼怕別人會拿針或刀傷害我
------------------------------------------

舉例我最嚴重時發生的事情

坐在客廳的椅子上,我看著茶几上的一瓶媽媽的護腳霜
我無法專心看電視
因為我擔心我自己會把乳液打開挖來吃

或是我看到食物裡面有乾燥劑
我需要請母親幫忙拿出來讓我確認沒有破掉
丟到垃圾桶裡還要再去撿起來確認

在台北車站的大廳
來來往往的人很多
有太多遊民,我因此無法離開現場
因為我擔心他們會靠近我

-----------------------------------------

一開始母親只覺得我是過度潔癖跟神經質
有很多很多的爭吵
加上先生請我回台灣用自己的母語跟心裡醫生談比較清楚下
我自己偷偷去了身心科
後來我才發現,身心科醫生跟法國的不一樣
是開藥,但不是花一小時頃聽與分析

我後來自費請心理諮商師
一個星期一次,一開始很有信心的認為我應該十次的療程會有改善
後來到了第八次
諮詢師後來發現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時候
也建議我開始用點藥物

當我去找朋友推薦的醫生時
醫生與諮詢師知道我住在巴黎
都跟我說,台灣這一塊比較不足
要我回巴黎找心裡醫生談內心層面的問題

但是由於我在台灣的四個月裡
前三個月是在沒有用藥的情況
只有在睡覺的時候不是擔憂的
我情願都一直睡覺也不願意起床
只要一起床就有不同的擔心接踵而來

與母親的爭執越來越多
因為不懂強迫症的人都會說:你就不能不去想它嗎??"
我就是因為不能不去想才是強迫症阿

同樣的問題我還是會問很多次
直到現在我還是有一樣的問題
但我已經可以自己出門搭車上課以及買東西

回來巴黎之後
我的心裡醫生先從小時候的家庭背景開始聊起
我覺得這樣的聊法同時也讓我真的看見內心的自己
突然拋下自己的一切
從有份很好的工作到變成無生產力的婦女
從有一群朋友到完全陌生無朋友的國度
從一個可以說著母語的國度來到一個完全從沒想過要聽懂得語言的國度
從一個飯來張口的公主變成天天要想著今晚要煮什麼
從一個可以自己張羅自己的人,變成連去看醫生都要被人帶著去
原來失去自己的舞台是一件多可怕的事

回到巴黎後一直跟母親說
早知道我應該早點回來巴黎接受治療
而不是在台灣死命的撐著

我想要說的是
對抗強迫症真的真的很辛苦
你不能理解為什麼你的腦子無法受控制
家人以及朋友的幫助真的很重要

我很謝謝我在台灣那群朋友們
一直在我身邊幫助我鼓勵我
人家說患難見真情,就是這麼回事

這條路還有很長要走
就像是這次送我到高鐵站
抱著媽媽跟她說:
對不起,這次讓你這麼勞心,下次回來我一定會好起來的

這也是我長大後,在短短四個月裡
與媽媽這麼多的擁抱!
我驚訝的是,原來我一直以來很強壯獨立的媽媽
其實肩膀是很單薄的
也發現當被媽媽這樣抱著時,心裡是有多麼的踏實

看著她滿臉眼淚的離開我的視線
我才上手扶梯搭車.....

我相信,上天給的考驗
絕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

全站熱搜

nini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