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913  

這幾天我發現一些奇怪的心理反應
讓我開始正視我身體正在告訴我的訊息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變得很神經質
甚至到了一種偏執狂的境界

對於已經確認過的事情,會繼續不相信自己
腦子裡告訴自己,妳要相信自己
但是行為上卻繼續會強迫自己去做更多確認的動作

上周四
去了一個朋友家裡參加耶誕聚餐
依照慣例大家都依然開開心心的喝了不少
就在我回家的時候,因為想要嚇另外一個朋友
反而在地鐵裡踩空滑了一跤
回家後一開始只是覺得巴黎地鐵好髒

隔天我突然覺得很不舒服
腦子裡突然迸出一個想法"會不會那個階梯剛好有一個針頭,我又這麼巧合的跌倒在上面,然後被刺到,因此感染了HIV或是其他傳染病"
這個想法讓我開始發狂的試圖要找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想法

就這樣三天過去
我每天就是一直在回想這件事情
就連網路上台灣的資料或是法文的資料都翻遍了我依然不放心
心情一直很低落

大爺一開始只是一如往常的跟我說妳想太多
但是他後來也發現越來越不對
因為我完全光想到這件事情就流淚
一直認為我不應該在那天出去跟朋友聚餐,如果沒有出去聚餐我就不會跌倒在地鐵
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了,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周一晚上我有開始邊哭的說著:我不想要失去你
不想要失去你的家人跟我的家人

他終於忍不住跟我說:我們去找醫生談談好了
然後很認真的跟我說:妳要加油,也許妳真的是自己在家裡讓你一直開始專牛角尖,妳開始想想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妳要知道我會一直都支持妳,就算是要換工作,也沒關係,只要妳很健康.

聽到這些話又讓我更難過也更內疚
這幾個星期他忙到焦頭爛耳
回到家之後竟然要面對的是一個沒有工作卻可以閒到生病的老婆
有了他這一番話
我開始覺得我是差不多要認真思考幫助自己的時候

於是我自己出門搭公車回到上周四跌倒的那個地鐵站
我在那個當時跌倒的地方站了五分鐘
我心裡一直告訴自己,我今天來到這裡是要來面對自己
也是要來告別這個無中生有的想法
從這一刻我離開這個站開始,我就要把它拋在腦後
不能再影響我的情緒了

回到家之後
決定把這件事情跟一個在這裡認識的朋友聊聊
因為我覺得我不想在被當成怪物
大家只會說:神經,妳太閒了,想太多

一開始這個朋友也是跟我說:我想巴妳的頭
但是她接下來看到我並不是在開玩笑的時候
她跟我說:我開始擔心了

她說:表面上看起來妳是想太多,但是實際上應該不是只有這樣
妳心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上為解決,一直壓抑著妳
妳現在的狀況是"發生的事情不嚴重,你卻不想讓事情結束,想東想西要它變成:一定有什麼事情"

完全點出我的問題
我們聊了很久,她跟我說從認識我開始
一直覺得我有某部分的完美主義
也告訴我,要我小心,因為人在沒有目標的時候反而會讓自己東想西想
之後會因為專牛角尖而開始影響情緒,這樣很不健康

也其實不要說“正常人絕對不會有這種想法”,有這種反應表示你的生心理狀況反映出有些問題發生了,這很“正常”。
如果要說不正常就是你想的事情不太“正常”

有在注意自己身心平衡根生活狀態的人,大部份時候可以發現變化跟試著找回平衡,所以問題不會持續惡化。
如果沒有找出真正的問題,就會讓狀況影響變大,這時候就需要醫生了。

聊完之後我心裡真的舒服很多
我覺得我要試著讓我的想法不要一直繼續操控著我
要試著讓它結束
也許這是一個提示,告訴我休息兩年也夠久了
差不多要開始回到職場上找回自己的價值

昨晚大爺回到家
我們又再次聊了很久
我跟他說著終於有人不認為我是個瘋子
而是認真的跟我分析我的想法

我很開心我身邊有這麼一直支持我的老公以外
竟然還如此幸運的可以有這樣一個新朋友
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出手拉我一把

這幾天的情緒反應卻時讓我自己也嚇了好大一跳
我真的太小看情緒低落這回事
這真的是無形殺手

今天上午大爺上班前說:我今天好多了,因為我老婆今天也好多了.....
謝謝親愛的大爺,我們會一直互相扶持到老 Je t'aime

全站熱搜

nini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